公告
欢迎访问音乐之声网站。
  

音乐教育的尴尬

随着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不仅仅满足于衣食住行的中国人已越来越多的开始注重对精神文化品质的追求。音乐艺术,作为一种精神文化,也就日益成为老百姓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这其中,众多“望子成龙”的家长们更是不惜花费心血和金钱,尽所能寄予孩子能在音乐的领域有所作为。
  在随机走访的部分琴童家长中对于孩子学琴的初衷各有侧重:
  92%的家长认为,让孩子学音乐是为了培养他们的一技之长;
  67%的家长希望孩子长大能在音乐领域有所发展;
  57%的家长认为学音乐有助于开发孩子的智利,益于其他课程的学习;
  63%的家长认为孩子在音乐方面的一技之长是通往名校的敲门砖;
  45%的家长希望孩子能接受高等音乐学府的教育;
  另有少数家长存在攀比心理,让自己的孩子学音乐是基于周围的朋友或亲戚家庭中有琴童的影响。
  从调查来看,多数家长还是怀着理性心理来培养孩子学音乐的。



(一)大中院校的音乐教育有喜有忧





  过去,从传统的艺术教育方式来看,高等音乐教育似乎只是少数人受益,但这与社会上日渐增长的音乐教育需求是相矛盾的。因此,随着近些年国家倡导的普及高等教育和教育体制的不断改革,众多新生的音乐院校也随之在高校扩招的大潮中纷纷诞生了。音乐院校的急剧增加打破了过去全国9所专业音乐院校(即中央音乐学院、上海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天津音乐学院、武汉音乐学院、四川音乐学院、沈阳音乐学院、西安音乐学院和星海音乐学院)的权威垄断,一方面满足了音乐教育市场的需求,而另一方面也暴露出一些令人尴尬的问题:
  记者调查现象之一:生源专业水准的参差不齐,值得疑问的文凭含金量
  目前,除9所一级专业音乐院校外,全国大约有200余个二级高等音乐院校,但这些院校都是师范院校、综合大学、非艺术类专业大学中的音乐学院,它们中不少是在高校"系"改"院"的热浪中演变而来的,或是在高校扩招的大潮中诞生的。在天津本地,除了天津音乐学院之外,天津师范大学也开设了艺术学院。与九所一级院校相比,这些新兴的音乐高校或专业的整体教学水平和质量却参差不齐。
  问题症结:众所周知一级学院几十年来一直担负着为国家培养专业音乐人才的重任,加之艺术教育的规律所决定,这九所一级学院对考生的要求很高,能进入一级学院的都是百里甚至千里挑一的"精英",而更多的考生只能是"望校兴叹"了。所以,从一方面看,越来越多的音乐学院的兴起使更多的人能够系统地接受音乐教育,这对于提高全民素质、音乐修养无疑是件好事。然而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并不是挂上“音乐学院”的招牌就能培养出合格的音乐人才,部分地区有的二级学院入校新生的专业水平较低,所以毕业生的水平只能达到一级学院学生入校时的水准。同样是本科毕业,同样是学士学位,其文凭含金量相差何其巨也?
  记者调查现象之二:音乐院校的过快发展.师资力量的相对短缺
  音乐院校的一哄而上和过滥发展.导致师资的相对短缺。鉴于此,为了确保人才的"合格率"和音乐专业必修课程的开设,不少新生的音乐院校在社会上到处生源教师队伍。
  问题症结:师资队伍是院校的生命线。一些"音乐学院"建立之草率简直令人膛目.虽然根本不具备培养专业音乐人才的能力却也纷盼建立起音乐学院,所以就形成了“校内的专职教师不够校外凑”。从社会各个相关行业生源的教师教学专业水平暂且不提,但由于是“第二职业”,有时由于工作的时间冲突,这些教师的教学有时难以保证。正如有人所说,学院可以没有大楼但不能没有大师,没有合格而雄厚的师资力量却能培养出合格的人才这是很难想象的,因此,多数二级学院的教学质量实在让人担心。
  记者调查现象之三:用入学考试难度降低吸引考生
  虽然二级学院在教学水平上良莠不齐,但在挖掘生源上表现出的优势已很普遍。比如,在天津,音乐学院作为音乐专业而权威的高等学府近几年也陆续开设了音乐艺术管理、音乐表演、舞蹈表演编导、戏剧影视表演、现代音乐影视话剧等专业。天津师范大学下设的艺术学院也开设了部分音乐专业。这些增设的新兴专业和二级学院无论在音乐专业的要求标准和文化标准上往往都要低于一级学院中传统专业的要求标准,但在学费方面却相当或高于以往传统音乐专业的学费。即便如此,大多数考生和家长们还是看到了希望,即一级学院进不去就退而求其次,新兴专业和二级学院好考,也给文凭,于是报考人数逐年递增,竟也有应接不暇之势。在国内的某些地区竟有3800人挤爆音乐单门专业招考的现象。更有甚者只要交足够的钱就能入学。
  问题症结:众所周知,艺术类学生的收费标准远高于普通生。新兴专业或二级学院的学费往往相当或更生一筹。然而出现二级学院或二级专业的“招考拥挤”现象,一方面,表现出某些音乐院校因利益驱动的畸形发展。某艺术类专业大学的校长曾私下说:办好了名利双收;办不好也不会影响我们的主打专业,还挣了钱。另一方面部分考生、家长重文凭轻水平的态度有可能出现众多不达标的高学位人员充斥音乐行业,或音乐教育行业以次充好。长此以往对中国音乐事业的发展、对国民素质的提高将遗害无穷。
  以上从记者调查的音乐高校整体来看,当前音乐高校最缺乏的是必要的“质检”一一也就是统一的学术衡量标准。在采访中,高等音乐教育的专家学者也表示,院校教育水平有差别是正常的,但同等专业的文凭应该有个学术基本标准。正如国家有一级企业、二级企业之分,产品质量也有高下之分。但不管哪个企业的产品都必须经过质量检验达到行业标准方能出厂。同理,不同高校的同专业也应有个学术衡量标准,学生毕业时达到标准才能授予相应的文凭。而现在我们的高等音乐教育还没有这祥的标准。学术标准不健全,最初表现的或许不过是一种文凭的尴尬,但由于用人单位看重的只是"学位",因此,教育管理部门在审批院校的专业设置时应更加严格地把好关,不能仅仅对其硬件有所要求,更要用学术标准来考核其师资力量。
  有关专家建议:高等音乐教育的发展趋势在一定程度上是社会需求的反映,因此既不可视而不见、回避问题,也不能一味扼制,而应该因势利导。因此当务之急是提高二级学院的师资水平,使二级学院和音乐院校中的新兴专业走上健康有序的道路。特别是作为高等音乐教育领头羊的一级学院应当承担为二级学院培养师资的任务,一是用优秀的毕业生充实他们的教师队伍,二是为他们开设教师培训基地,提高他们整体的教学水平。


(二)音乐热里的不和谐音:盲目考级混乱教学



  关于业余音乐考级:
  中央音乐学院的校外音乐水平考级开始于1989年,是从在新加坡、马来西亚举行中国民族乐器的考级开始的。1992年起在北京进行多种中、西乐器的考级,并逐渐发展到其他省市、地区,形成了多方位的海内外音乐水平考级的格局。这种形式的特点是:以分级考试的方式对业余音乐学习的成果进行鉴定和指导,以此规范社会音乐教育,提高业余音乐水平。
  一、音乐考级中的怪现象多多
  随着学琴人数的增加,每年报考的人数也成倍增长,特别是自20世纪90年代至今,考级中的"钢琴热"已席卷了全国。对于许多家来说,“考级”在他们的脑海里完全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考试模式。认为孩子学琴,目的就是为了考级,拿到那本国家认可的考级证书。但考级所隐藏的音乐教育背后散发的某种怪味,深入调查下去,记者看到的是干扰教育健康规范成长的某种异化现象:盲目的购琴、糊涂的考级、混乱的教学……
  记者调查现象之一:过级只弹考试曲目,考级竟成学业任务
  在所调查的部分钢琴琴童家长对于考级不以为然,他们说:每年考级就那么几首曲子,只要提前照着谱子让孩子多练、
反复练,这钢琴考级还不容易?"
据了解,在我市各中小学校,平均每个班就有近1/4的人曾经学过或正在学习钢琴.孩子的学琴年龄一般在四五岁。记者采访了一部分琴童家长,都不约而同地赞同考级。她们认为考级是检验孩子学琴是否进步的唯一标准。这导致了80%以上的孩子只能围绕着考级这根指挥捧走,从1级到10级,有的是一年考一级,有些是跳级考。按照平均水平来算,孩子学到初中时能达到六七级.初中学业紧张,不能保证每天一小时的练琴时间,因此对大多数业余琴童来说,学钢琴的任务就只剩下考级了,考级成为了他们又一门学业课程。
  专家评点:著名音乐家卞祖善对于目前的考级市场颇有感慨:“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小孩子开始学习乐器是一个很好的现象。但是由此带来的"考级热"负面作用太多,小孩子只练习考级曲目,而忽视了打基础,这就是"考级热"的误导。”
  钢琴教育是一门综合性的素质教育。考级不是学习钢琴唯一衡量的标准。所以,学琴学生不要太满足于考级的指标,最关键的是你学得怎么样,其次是钢琴是否能给你带来快乐。要想在钢琴方面有所成就,必须全面考虑到天赋、音乐敏感、表达欲望、音乐感悟等诸多因素。如果孩子很突出,就要下定决心让其在音乐方面成材。反之,就姑且将学琴作为素质教育的一部分,作为业余爱好。
  记者调查现象之二:好老师难寻,培训机构优劣难辨
  据悉,国内目前考级培训形式主要有三类:主培训中心及分设点,琴行培训点以及个人教师(多出自音乐院校在校学生及老师)。这些大大小小的培训点目前没有统一的组织进行管理和规范,而老师只凭看其文凭、学历,并未有统一的上岗认证资格考试。为此,家长们偏向于选择较正规的培训中心,也有些家长通过朋友介绍,选择老师上门授课,但是老师的授课能力和资格始终让家长不放心。总的来说,为孩子学琴有个老师,很多家长不惜时间和精力作社会调查,往往感觉大海捞针。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在高等院校工作但不从事音乐教学的工作人员“浑水摸鱼”也当上音乐老师,家长不知内情,照样将他们请回家。
  专家评点:钢琴教育应该考虑整体性,启蒙老师既要了解孩子的心理,又要弹奏准确。一旦孩子接受了错误的弹奏法,一辈子都难以改过来。同样道理,学生有钢琴等级考试,那么培训机构和老师也同样要有等级认证。学生队伍高速增长使本来有限的师资更显匮乏,难以适应形势发展需要。加之师资水平良莠不齐,教学质量难以保证,令人担忧。钢琴培训市场应该由专业协会来管理,通过协会来规范培训市场,发布培训信息给家长权威的参考。
  记者调查现象之三: 考级变了味,只要报名就能拿证书。
  基于利益的驱动,国内一些地方的考级热也带来考级“多头”规象,从最初的音协一家,到后来的四五家。据悉,某些考级单位纯粹是"带了一包证书来,换一包钱走",为吸引生源、取悦家长,某考众单位对但凡带钱来的所有考生只要报过名就发给证书。在这种情况下,一些考生虽拿到了八级证书,但实际却连六级水平都达不到。而找人写纸条、走后门拿到合格证书的情况更比比皆是。
  专家评点:如此考级混乱了多年培育的音乐考级市场,使考生的水平真假难辨,削弱了考级的权威性,更伤及了那些在时间精力上真正下功夫的有水平的琴童。国家及有关部门应加强考级单位的认证和权威性鉴定,防止考级成为个别单位借之大敛钱财的途径。
  记者调查现象之四:学琴目的不明确,学校莫名参与
  在采访中,一位琴童家长诉说了学校对孩子学琴的负面影响。她说,两年前,儿子的学校成立乐队,儿子选中了小号,自己对儿子渐吹渐成调的小号心中充满了欢喜,直到有一天学校通知乐队家长开考级动员会,虽说一再强调考级自愿,但语气其实就是必须考。因为这位家长发现,学校的乐队实际是由一个中介在打理,教师、买乐器、动员考级,都是由这家所谓的文化公司在出面做。她的心底虽多少有些抵触,但还是按学校要求为孩子报了名。考级前那段时间,乐队天天安排小课一对一训练,一节课45分钟90元钱,还要天天把孩子送到指定地方上课。儿子在紧锣密鼓的训练和只练考试曲目这样目的性强大的重压下,对小号的兴趣也渐渐远去。又搭时间又花不菲费用的家长也开始怀疑:这样密度的训练是否利于孩子真正掌握基础知识,这才想起请教专家。结果却被告之,孩子的总体音乐素质尚可,但吹小号的方法有问题。如果照此吹下去,高音很难上,音域不宽,再提高很难,必须把方法纠正过来。"兜头一盆凉水让这位家长明白了,原来孩子学了半天,却又要回到起点,而且纠正学琴最初错误的基本功要远比什么也不懂的孩子难教。至于今后是否还考级,她认为是水到渠成的事。
  专家评点:学琴是靠时间一点点磨出来的。只教考级的几只曲子,单靠考级前“填鸭式”的恶补,就好像没读过书的人,你让他读三年级的书,读通了就给一个资质认定,其实遣词造句都不会,这对孩子真正学会一门乐器几乎没什么用。学校在某些利益驱动下,也成了偏差学琴目的和意义的始作俑者,学校的素质教育何从谈起?在孩子学音乐这件事上,家长和学校要尽量尊重孩子的兴趣,而社会要少一点功利。
  记者调查现象之五:“音乐等级考试热”持续不退,等级证书成入校敲门砖。
  的确,"校外音乐等级考试热"持续不退,自然有其热的原因。如今,许多大中小学都纷扮成立了交响乐团、民乐团、军乐队等学生音乐团体,这样对艺术的需求也急剧增加。在天津本地,除音乐学院外,天津大学、南开大学、师范大学都成立了学生交响乐团和合唱团,还有多个大中小院校成立了小乐队和音乐组合。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招揽生源,一些名牌大学和中小学对有艺术特长的学生给予了加分政策。尽管后来国家有关都门紧急发文,强调考级不要与加分挂钩,但事实上,名校的特长生还是要有等级证书作为敲门砖。
  专家评点:学琴的作用是培养综合能力,正确的考级是这种能力的检验。把考级作为院校的“敲门砖”无疑给单纯的考级“加负”。
  二、权威人士谈考级趋势:规范考级
  提高质量
  多年举办校外音乐考级的中央音乐学院院长王次诏和刘康华表示:从1998年以来,考级工作逐渐重视加强对业余青少年学生音乐基础知识的训练,增加了音乐基础知识这一项内容。考级工作的每一项调整,都紧紧围绕国民音乐教育的发展和推进全面素质教育为中心,从增强学生艺术修养出发,避免出现新的"加负"现象。比如:考级曲目的难度问题和数量问题、考级的时间安排问题、音乐基础知识测试与演奏考试的关系问题,以及考务管理和服务质量等问题。
  而且,从今年起,中国音乐学院校外音乐考级新增加了考级项目,即钢琴表演文凭级考试,这项考试的难度在钢琴专业九级之上。以前的钢琴考级只有一至九级或一至十级,而钢琴表演文凭级的难度远远要高于九级或十级的水平。目前,从中国音乐学院考级办所提供的曲目来看,如肖邦的练习曲、巴赫的平均律、贝多芬奏鸣曲等,是基本上达到了报考艺术院校的难度,而通过这项考试则意味着自己的钢琴水平达到了很高的专业水准。
  三、琴童家长多疑问:十级过了怎么办?
  在学琴考级的漫长岁月里,家长和学生,栉风沐雨,披星戴月,奔波在辛勤忙碌之中。汽车、火车、轮船、徒步,汇报、练琴、考试,家长与学生开始了考级的"万里长征"。一年、两年、三年……十年,一级、二级、三级……十级,学生与家长加入了考级的持久战。少者五六年、多者八年、十年,终于领到了最高“十级”的证书。但记者发现,部分学生在过了十级之后,练琴就处于放任放任自流的状态。那么,学生在过了十级之后,应该怎么办呢?
  有关专家提出以下三点建议:
  建议一:少数在器乐演奏方面确实非常有发展前途的琴童,在过了十级以后,应找一位高水平的老师继续上课,坚持练琴,待高中毕业后,投考音乐院校,大学毕业后,从事文艺工作或音乐教育工作。
  建议二:大部分学生在考过十级之后,仍应坚持练琴、提高琴艺。待高中毕业进入普通的大学之后,成为一名大学里高水平的文艺骨干和特长生、把自己的音乐才华奉献给校园音乐文化。
  建议三:没能考入大学的学生,在通过了十级后,应继续上课,坚持上课、坚持练琴,在业务条件成熟后可以投考艺术院团从事乐队工作,为文艺事业奉献自己的才华,让琴童"十年寒窗"不会付诸东流!


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内 容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开启 | [img]标签 关闭

 

 
 
 
XHTML 1.0 Transitional Css Validator RSS 2.0 Atom 1.0 Get firefox Creative Comm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