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欢迎访问音乐之声网站。
  

爱你不容易音乐夏令营

据老辈音乐家讲,过去没有“夏令营”的概念,每逢学生放假,学校会有组织、有选择地把一些学生送到体校或少年宫,注重培养孩子的一技之长。从事少年儿童音乐教育多年的邵紫绶老师介绍“过去假期孩子们参与的经常是比赛或展演之类的音乐活动”。

   “夏令营”这个概念不知何时冒了出来,且逐年增温。据了解,今年虽然受到甲型H1N1流感的影响,但艺术尤其是音乐类夏令营如论从数量还是招生情况都比往年有所增长。很多夏令营的目的很明确———“不挣钱谁办呀?当然挣钱也要挣得有道理,否则家长也不会把孩子送来呀!”一位长年办音乐夏令营的某杂志女主编说。


    刚刚结束的“2009年云台山上海国际弦乐夏令营”邀请了丁芷诺、陈新之、刘美娟、迪莱克等国内外专家,对每个营员收取1500元的费用。主办活动的《小演奏家》杂志主编凌紫认为:“我们的夏令营能够得到认可,是因为我们从学员的角度设计规划夏令营。


    孩子们利用暑期为音乐学习‘充电’需要的是真正的点拨和机会。特别是业余学习的孩子,很少有机会能够跟专业老师上课。这就决定了我们的宗旨———教师水准严格把关。另外,孩子们平时更多的是自己在家学琴,我们就争取多为他们创造一些能够感受到音乐和谐美的乐队训练机会”。


    商业味太浓,据了解,由于目前夏令营收费没有一个“法定标准”,一些不规范的机构便想尽“招数”多收费、乱收费;夏令营的宣传内容也多有不实之处,师资、内容等方面都没有保障。


    症状一:“购物”夏令营


    音乐夏令营自然离不开音乐,普及音乐知识、名师传授技艺、营员交流切磋自然是题中之义,而本该是纯粹的音乐交流却逐渐染上了商业味。上海今夏某个音乐夏令营日程中,有一天专门安排到乐器厂了解乐器制作、保养、选购,推销厂家乐器,很多营员反映“有些乐器质量很差,但价格却不低,名不副实”。

    而一些乐器厂家干脆赞助或冠名夏令营,营员缴纳的费用里一部分就是购买乐器的钱,记者调查中发现,这些夏令营“免费”赠送的乐器,工艺很简单,做工粗糙。“我怎么觉得现在的夏令营就像是购物团,他们总是极力推销自己的乐器”,一个参加音乐夏令营孩子的家长说,“夏令营不能太商业化了,偏离了音乐”。


    症状二:“旅游”夏令营


    当下很多“天价”夏令营多是欧洲、美国之旅,为期两周动辄要花费数万元,通过行程表可以发现这些夏令营都要安排大量的时间来参观城市风貌、名胜古迹,如一个欧洲音乐之旅夏令营十余天的行程中,横跨法德荷等国,参观香榭里舍大道、凯旋门、协和广场、埃及方尖碑、艾菲尔铁塔、卢浮宫、圣母院……虽然也有些是参观知名音乐厅、音乐家故居,但大多是打着“音乐”招牌的异国旅行,音乐夏令营成了“旅游”夏令营。孩子是否能借此了解和领会欧美音乐大家的创作理念和当地的音乐文化不得而知。


    症状三:“南郭先生”现身


    夏令营主办机构也是形形色色、泥沙俱下,从专业学会、私人音乐学校到旅行社、音乐团体,无论懂不懂行,有没有管理经验,都把学生夏令营当作“唐僧肉”,都想来分杯羹。师资力量是音乐夏令营的“试金石”,但目前却存在鱼目混珠,良莠不齐。名师云集的夏令营,学生自然也受益匪浅,但有的夏令营打着某某音乐大师的旗号来唬住不太懂行的家长和孩子。


    一些冠名为音乐考级的夏令营,宣称请来的都是音乐专业院校的考级老师,音乐高考夏令营也宣称专业老师一对一辅导,但这些老师的资质却得不到保证,既没有音协等专业机构来审查,也缺乏行业的监管,因此参加夏令营的孩子即使遭遇“南郭先生”,也往往不自知。


    随意性太强,音乐夏令营为什么如此火爆?一位给孩子报名的家长告诉记者:“我孩子学葫芦丝两年多,考过了五级后,就很难再提高,报这个考级夏令营就是想让专家指点一下”,专业老师进驻夏令营像一块“磁铁石”吸引着音乐考级大军。此外,根据记者调查,假期家长往往没时间照顾孩子,又担心安全问题,于是夏令营便成为假期学生的“收容所”。

    音乐夏令营的主办方早已捏准了家长和孩子的心理,推出针对性很强的夏令营,如考级夏令营、高考音乐夏令营。而家长和孩子往往不知道该选什么、怎么选。此外,不能不提到的是,家长也不能盲目依赖家庭教师的建议。记者采访中发现,很多孩子都是根据老师的建议选择参加某个夏令营。而同一个夏令营中,一个老师带着几个甚至十多个孩子同时参加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表面上看起来是老师让自己的学生有更多切磋交流的机会,可背后确实“回扣”在作祟。据了解,目前各类夏令营为招揽生源,对老师的“好处”名目多多,有的介绍一个营员,可以得到500元以上的利润。面对林林总总、眼花缭乱的音乐夏令营,让孩子们由衷说出爱你可不容易!业内人士指出,夏令营基本处于“三不管”的地带,夏令营市场亟待规范。


    一个开设夏令营的公司,只要是合法登记注册的,不超过范围经营,就可以不通过工商部门直接开办;由社会商业机构开办的单纯赢利性夏令营没有直接的管理部门,教育部门仅对学校自行组织的夏令营活动进行监管;而旅游部门碰到这种借名做旅游的行为,也深感“束手无策”。总之,夏令营在专业化、规范化运作等方面都尚未成熟,监管机制也不够完善。



发表评论
登录名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验证码     验证码
内 容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1000 字 | UBB代码 开启 | [img]标签 关闭

 

 
 
 
XHTML 1.0 Transitional Css Validator RSS 2.0 Atom 1.0 Get firefox Creative Commons